游乐场出事故我被一帅哥救下,7年后搬新公寓我发现邻居是他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庄尔尔1何朝阳用一句很精准的话吐槽过我——没有公主命,一身公主病。我的“公主病”在高中及之前还没怎么显现剧烈,等上了大学,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游乐场出事故我被一帅哥救下,7年后搬新公寓我发现邻居是他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庄尔尔

1

何朝阳用一句很精准的话吐槽过我——

没有公主命,一身公主病。

我的“公主病”在高中及之前还没怎么显现剧烈,等上了大学,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譬如全校百分之九十九的新生都住校,我偏要做那百分之一,费尽心思租下学校附近的一所公寓。

归根结底,源于初中时有过一段不太好的住校经历。

十二岁前,我还是乡间肆意撒欢男女不分的野孩子。十二岁那年,我爸做生意有了点闲钱,才将我从乡镇带到条条柏油大路的Z城,转进Z中。

Z中是所私立中学,寄宿制,我却在个个麻花辫或齐刘海儿的女孩中显得格格不入。

我与她们没有话题,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F4,更别提如何唱《流星雨》。

相较和女生接触,我与男生打堆倒从善如流。例如抢下何朝阳手里的课桌,“顺手”帮他搬到阶梯教室,面对他犹疑的感谢时大气不喘:“比帮我姥姥宰猪草轻松多了,小事儿,小事儿。”

虽然何朝阳不算忘恩负义,没用这句话编排我。但我俩在阶梯教室前说的话,被同寝室的姑娘无意听见。传来传去,还是导致了寝室其他姑娘不愿和我多接触,因为嫌弃我和某类牲畜曾密切接触。

少不更事的年纪,这些姑娘身体力行教会我一个贬义词,叫“排挤”。

那也是我首次意识到,不管我力气如何大,心脏如何厚,我终归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是水做的,就算这汪水再多再广,它也是水,稍有波纹,就动荡到心。

于是高中我就不愿再读封闭式学校,特意考了离家近的,没想又与何朝阳同班。

到了大学,鉴于过往经历,说服爸妈同意我租公寓没费什么功夫……

不过这所公寓有点来头。

它刚建成没多久,小区设施配备齐全,广告语大意为“为富人打造的舒适天堂”云云,租金贵得吓人。连我爸这个暴发户听见数字都咬了咬牙,最后没办法,谁叫他只有我这么一个闺女。

正如广告语所言,小区出出入入的大多是社会精英,或全职在家的主妇们,这些主妇们没事就爱凑一起比拼谁的老公更会赚钱。

有日,电梯里,避无可避的我被问及丈夫是做什么的,我揪着单肩包一脸菜色:“我……没老公。”

长得不讨喜是我的错,但也没到长得老的地步啊!仔细看这姑娘,多水灵!

果然,她们开始仔细看,接着互相交换一个“看起来太年轻”的眼神,最后表情揶揄、意犹未尽。为首的那个阴阳怪气说:“不用惊奇,Z大就在附近。”

“难怪……”

我听出潜台词,心里还有点暗喜,没想在她们眼里,我还有点姿色。

但作为身正影直的新社会好青年,我不能自甘堕落。于是第二天,我正气凛然地挺起胸脯,将自行车推到那几位主妇面前,企图告诉她们我压根不是她们想的那样,却迎来更深邃的探视。

在这样的鄙视下,我忍不住了,打算解释点什么,另道声音却先我发出。

“同学,没看错的话,这辆自行车,是我的?”

2

我拿错的那辆自行车,主人是个男生,叫陈州。

Z大计算机学院的学生,专业成绩不怎么样,长相其实也算不上英朗,但配合一米八七的身高,铅笔似的两条腿,走在人群中不乏惹眼。

我能知道这些还是拜何朝阳所赐。

他也是Z大计算机专业学生,与陈州一个系,“没什么朋友,独来独往,跟你一个样儿。”

什么叫跟我一个样儿?

好吧,跟我一个样儿。

离开村庄后,能被我称之为朋友的的确就何朝阳一个。

但我与他之间绝对没任何不纯洁的感情,毕竟连他都说,“我们做做哥们儿可以,做情侣的话……请问一个篮球队前锋和一个以宰猪草为乐趣的姑娘之间能有什么共同话题?”

他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讲,全靠运气。

也靠那张妖孽惑众的脸。

何朝阳凭着他的前锋身份和样貌掳获过一众少女芳心,却唯独对一个姑娘钟情,还为她取外号“纯情”。更为她追到这名不见经传的Z大,选择了与之相同的专业,简直可歌可泣。

无奈歌的是他,泣的也是他。

“纯情”姑娘总十分感动,然后拒绝,接着心安理得享受何朝阳每日送上的爱心午餐。

何朝阳家庭条件一般,可岁少轻狂的年纪,天不怕地不怕。他每月生活费用完了,就利用自己的专业动歪主意,找到学校食堂计算机的漏洞,每次刷卡都能避免扣钱。

刚开始神不知鬼不觉,连续几个月下来,刷卡处终于发现不对劲,将他当场抓获,送往教务处。

之所以提到这茬是因为,教务处主任也姓陈,亦是陈州的父亲。

另外一个重点——Z大食堂是由陈家独立承包的。

“别人承包鱼塘,你家承包食堂,也是很厉害。”熟悉以后,我曾开笑话道。

但玩笑归玩笑,何朝阳逃的那些饭票,等同于是从陈州父亲口袋里掏的,那能放过他吗?当即义正言辞地要报警,并且还要按照校规开除处理。

得到消息,我第一时间就跑去教务处求了情。

没办法,谁叫我人缘差,交不到其他朋友呢?但凡多一个朋友,我是怎么也不会管他的生死的。

哪料刚到教务处门口,那个面无表情对我说“同学,没看错的话,这辆自行车是……”的男生再度出现。

这次,他说的是,“同学,不介意的话,让让。”

声音过于冷淡,压根不像十九岁少年。

我怔了怔,旋即想起正事儿,略点头后就冲进去向主任求情,不停地拉何朝阳道歉,得到铁面与冷眼。

“这是道德问题,道歉有用的话咱们还要法律干吗?”

“道歉或许没用,但陈主任……我这位朋友本性并不坏,只是爱玩爱闹,你相信我,绝无下次!我是我们系的奖学金获得者,我把学生证给你复印下来,用自己的名誉保证。我们每个人都该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不是吗?”

对面中年男子表情波澜依旧不大,直到来办公室拿表格的陈州出声,“算了吧。”

我不清楚是自己哪句话将他说动,那样冷清的人,竟管了这样的闲事。

他言简意赅,却终于让他爸缓了脸色,收下我的学生证,扬手一挥。

待我们一行人出门,何朝阳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我不好意思地向陈州道谢,“要不是你,估计……”

他定定身,微微俯视我,“没事,你说的嘛。反正我和你的关系,也不是一次两次。”

致使我的面色刹那血红。

之前自行车事件,陈州差点让我被那群主妇默认为小偷,当即急中生智与他装熟,嗔笑,“讨厌,说什么呢!这种游戏玩了不是一次两次了,还不腻啊!”说完,将自行车丢给他,飞快跑走。

只是我以为,他早将这小插曲忘得一干二净,没想这样记仇。

没多久,得知前因后果的何朝阳笑得抽搐在地。

彼时,我、何朝阳以及陈州正坐在校园西门的大排档里等菜上。

是何朝阳组织的局。

他说这个月的生活费到了,要好好感谢陈州的搭救之恩,“同时庆祝我尝到教训,正式宣布从‘纯情’姑娘这个泥坑中抽身!”

我对面坐着陈州,碳酸饮料蓬勃的透明玻璃杯中,我曾见他清淡的眉毛微微一动,莫名被撩拨。

男孩的目光却不在我脸上,而是落在我背后的电视机处。

“三门四路。”

他突然启唇,道。

3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一部战争纪录片。

后来我才知,陈州脱口而出的“三门四路”,是一种空降作战记录方式,伞兵专用,能大幅提升兵力投送效率。

我始终记得他看纪录片时的飞扬神采,那是这个男孩在生活中绝不会露出的表情。

忽而,我有种异样感觉——

陈州的人生,不该这样流水无波。

何朝阳性格外向,不愧为万事通,没多久就替我打听来陈州的过往。

“但也不是很具体,”他摸摸下巴对我讲,“只听以前他们高中的校友说,陈州文化成绩其实很突出,而且准备考空军飞行学员。报名资料都递交上去了,各项都合格,后来不知为什么没去。”

“总有一点点的迹象可循吧?”

“综合下来比较靠谱的版本,是说他有个青梅竹马,两人自小长到大关系一直很好,上上下下走哪儿都一起,还说过要一起考空飞,没料高考前夕突然消失……”

成功令我陷入沉思。

其实我知道这个女孩的存在。并且,我见过她。

有的事情,直到现在我也没对任何人讲。

十三岁那年夏天,为了融进宿舍集体,我曾努力想要与她们拥有共同话题,还贡献过自己的零花钱请她们去游乐园。

然而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唯独恐高。

当我被几个小姑娘推上一架飞机游乐设施,随着仪器逐渐攀升,我的双腿发颤不已,忍不住在飞机上号叫出声。

管理员见我杀猪般的嘶喊和拍门举动,提前下降。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其中一个制动器坏掉了,我被卡在半空,眼泪霎时飙出。

当下,是十三岁的陈州,伸出了援手。

他应该自小就对飞机有兴趣,研究透了各种零件,快速用润滑油修理好了飞机。他曾经还获得过Z城小学生科技大赛冠军,是我们每所学校的小明星,尽管那时的他并不自知,眼里只有一个叫周青芙的女孩子。

被救下来,我的眼泪还是呈泄洪趋势。

依然是十三岁的陈州,从他身边清清秀秀的小姑娘手心里抽出一张纸巾,递到我跟前。

那日他说过点什么,却不是对我讲的,而是周青芙。

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

"游乐场出事故我被一帅哥救下,7年后搬新公寓我发现邻居是他"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